您当前的位置:理论政策

共产党在西峡的统战工作及其领导的武装抗日斗争(三)

发布时间:2015-7-6 16:02:37

    二、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抗日斗争
    由于1942年秋至1943年冬的白色恐怖,国民党河南省中统调查室(简称中统豫室)和国民党河南省党政军伏牛山工作团(简称伏工团)对西峡共产党组织进行了严重破坏,逮捕了大部分党员和进步人士,使共产党组织活动处于停顿状态,仅有党员刘锦林、黄奎元隐蔽在西峡口民团内部,以灰色面目出现,掌握武装力量,开展抗日工作 。
    1、传达、贯彻中共河南省工委和新四军五师对豫西南党组织的指示
    1944年11月,中共地下党员吴子兰、陈少淳被害后,李军泗在刘顾三、薛仲村的追捕下于年底化装成商人离开内乡,在豫南确山县的孤山冲找到了新四军五师参谋长刘少卿和副政委任质斌,并向其汇报了当时宛西及南阳党组织的情况。任质斌和刘少卿听后,向李军泗指出:“日寇要占据南阳、侵入宛西,豫西部队(王树声部)和五师要到宛西一带会师抗日,内乡地下党组织的任务一是要派人做政治向导;二是要掌握枪杆子,在敌人控制薄弱地区掌握抗日武装,在敌人力量强大的地方以灰色面貌,控制武装力量,及时了解敌情,做好瓦解敌人工作,并利用当地有利条件,配合新四军五师开展抗日游击活动。”1945年3月,李军泗返回内乡赤眉镇,向黄廷珦、孙旭堂等人传达了五师副政委兼任中共河南工委书记任质斌的指示,又到南阳、镇平、西峡等地传达了任质斌的指示精神。
    赤眉党组织根据河南工委和五师的指示精神,于1945年4月派李国祥到西峡口民团司令部向时任民团司令部副官主任黄奎元传达了河南工委和五师的指示,并要黄及时掌握司令部及其下属的武装力量。同月,李军泗又亲赴米坪,向党员张保合、刘锦林传达河南工委及五师指示,要刘掌握武装,坚持抗日,迎接豫西部队和五师部队秋后在宛西会师。
    2、隐蔽在民团内部的中共党员刘锦林率部抗日
    1943年春至1945年初,刘锦林根据上级党组织关于“允许党员自谋职业,等待组织上来接关系”的指示精神,暂离家乡到国民党第六游击纵队任营长。期间,刘曾率部围攻日伪军驻守在周口附近的吴楼镇,破坏日伪的交通设施;曾多方设法寻找党组织,一次在漯河偶遇孙荣檄,两人互相诉说失掉党的联系的苦衷,相互鼓励坚持下去,等待党组织派人联系和革命高潮的到来。1945年初,刘脱离国民党第六游击纵队到南阳、内乡等地找党组织未果而回到米坪。因刘在第六纵队期间,民团第一团第四营的副营长职务已由其弟刘兆林充任,所以刘锦林只好在家闲住,等待党组织来人联系。
    1945年4月,李军泗向刘锦林传达了河南工委和五师的指示精神。刘锦林听到这一指示后,精神为之振奋,他向其父刘虎臣提出替父率部抗日的要求。这个要求得到其父和民团司令部的许可,于是,刘锦林重新掌握了民团第一团第四营的武装,并在米坪街召开了第四营官兵、农民群众和学校师生参加的大会。会上,刘锦林以激昂慷慨的语调历数亲历目睹的日军在北平、冀西、周口等地烧杀、掳掠的罪行,激发了四营官兵和人民群众的抗日热情。4月下旬,全营官兵奉民团司令部的命令,到西峡口城北之分水岭设防,阻击日军北犯。期间,刘锦林利用游击战术,多次率部深入到西峡口城郊的石龙堰、走马岗、黄狮店等地袭击日军。4月底,刘锦林奉命移防蛇尾南侧的罐沟至瓦房坪一线的山地要冲阻击日军。一天拂晓,一股日军偷袭到刘部阵地,刘锦林指挥全营官兵利用有利地形,把日军阻击在瓦房坪。但是,日军却绕过瓦房坪,沿蛇尾河谷诡秘地偷袭到刘锦林部的右侧背,包围了刘锦林与全营四个连的官兵,刘锦林面对装备精良,数倍于己的日军,毫无畏惧地指挥民团抵抗。当日军缩小包围并发起攻击的紧急关头,其亲临机枪阵地,甩掉衣服,从机枪射手中夺过机枪,猛烈地向敌人扫射。他英勇杀敌的气魄,激发了全营官兵的斗志。激战中,刘锦林的腿部中弹受伤,血流如注,他简单地包扎一下,又坚持指挥战斗到傍晚。在弹绝无援的情况下,不得不命令官兵化整为零,就地埋枪,四散隐蔽,待命集中。刘锦林在护兵刘全德等人的搀扶下撤退到瓦房坪附近的土门沟隐蔽,两天后返回米坪养伤。由于刘锦林率部阻击日军而赢得了时间,才使国民党军队能够在铁齿墁(今军马河镇境内)布防痛歼日军。
    中共地下党员黄奎元,在西峡口民团司令部任副官主任,鼓动民团抗日,坚持打击日寇侵略。中共地下党员李文芳,积极支持丹水袁沟袁高轩、袁旭山等人组织的抗日武装,并送去一些手榴弹,开展打击日寇的斗争。
    由于抗日战争以来,共产党进行的抗日救亡的宣传教育和日寇的残暴罪行,激起西峡人民的义愤,纷纷拿起鸟枪、步枪、斧子、䦆头同日寇进行英勇斗争,主动配合抗日部队和民团作战,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1945年8月,抗日战争取得最后胜利。

    来源:西峡县委统战部、县党研室